24歲女主播戀上榜一大哥,對方年齡大又不好看,初次奔現就淪陷

  • 時間:
  • 來源:曾捷律師

在主播直播的過程中,有一類人的行為是最讓人矚目的,那就是為自己喜歡的主播一擲千金,刷著各種禮物的“榜一大哥”。他們好似不在乎錢一般瘋狂地點擊著各類禮物吸引主播的注意,讓主播說著各種感謝的話。但彼此之間隔著屏幕,對各自的真實生活并不了解,而這種線上的感動帶到線下來,可能就是另一種感覺。

(涉及隱私,當事人姓名均為化名,部分圖片源自網絡,僅配合敘事)

24歲的艾小雨是湖北武漢的一名女主播,而45歲的吳軍是湖南長沙的一名工地上的負責人,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卻因為一場網絡直播走到了一起,并且在之后的生活中,兩人之間也發生了一起荒唐的鬧劇。

兩人初次相遇時是在某視頻平臺上的直播間里,當時的女主播艾小雨和往常一樣和自己的觀眾粉絲聊天、唱歌等,時不時地也會收到一些小禮物,每當收到禮物時艾小雨都會向送禮物的人表示感謝,而吳軍在來到她的直播間后并沒有去和艾小雨進行互動聊天,而是直接點開了禮物頁面上,不停地刷著那幾個最貴的禮物,引起了艾小雨和其他觀眾的注意。

在直播的過程中,艾小雨不斷地向這名陌生且沒有進行過互動的觀眾表示感謝,而她原本平淡的直播過程也因為他的到來變得熱鬧起來。而吳軍在刷完禮物之后并沒有留下來接著看她的直播,而是去了另一名主播的直播間,重復剛才的操作。

雖然是第一次相遇,且對方都沒有跟她互動過,但當晚直接沖上她直播間的禮物榜榜一位置的大哥讓艾小雨久久不能忘懷。幾日后,在她直播的過程中,這位榜一大哥又一次來到了她的直播間,并且和上次一樣沒有互動便開始刷起了禮物。而這次艾小雨在感謝這位榜一大哥打賞的過程中,也私下里添加了對方的好友,而在那之后,兩人便開始聊天交往了起來。

在這期間,艾小雨也知道對方是一名已婚的中年男子,但同時,吳軍也向她表示自己和妻子的感情不好,不久之后便會辦理離婚手續。在兩人聊天的過程中,吳軍時刻在向艾小雨表示自己婚姻的不幸,也講了很多自己的事情。而吳軍的這些傾訴以及之前大方的打賞,都讓她感到自己被對方信任,也贏得了艾小雨的好感。

在兩人交往了4個月之后,艾小雨準備停播一段時間,去其他城市旅游,而這時吳軍便向她推薦了長沙。于是艾小雨便帶著自己的行禮,獨自一人來到了長沙和這位素未謀面的榜一大哥一起旅游。而在當晚,吳軍鼓起勇氣對她告白,而她也對這位榜一大哥在第一次見面后就淪陷,即使對方年齡大長得還不好看,那一晚兩人并沒有分開住。

當艾小雨回到武漢一個月之后,吳軍在和她視頻聊天的過程中向她展示了一張離婚證。在這次聊天之后,艾小雨接受了對方,又一次來到了長沙,兩人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生活,而艾小雨也在不久之后懷上了身孕。但在吳軍的堅持下,她決定將孩子打掉,而在這種重要的事情上,吳軍卻沒有像往常一樣一擲千金,而是帶她來到了一家小診所做了手術。

在術后,艾小雨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于是自己去正規醫院做了全套檢查,檢查下來她發現自己患上了宮頸癌。而在那之后,吳軍也沒有再為她一擲千金,在情感上也逐漸變得冷淡,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在對方的手機里發現他經常給一名叫菲菲的女孩發送大額紅包,而且對方還不是她一個人的榜一。

于是艾小雨和吳軍發生了爭吵,在爭吵之后吳軍便在她眼前消失了,同時對方還拉黑了她所有的聯系方式。為了再次找到吳軍,艾小雨在第三方的幫助下找到了對方,而這時的吳軍卻不承認自己和艾小雨有瓜葛,甚至都不認識她,隨后又辯解稱自己是聽說對方想來長沙發展,才幫她租了個房子。

而艾小雨也找到了那名叫菲菲的女子,菲菲表示自己是在一場酒會中和對方認識的,在交換了聯系方式后對方便自顧自地給她發紅包。當她得知吳軍有家室之后,便立刻斷了和他的聯系。

隨后,他還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和老婆離婚,而艾小雨為了報復他,拿著他的隱私信息騷擾他的家人朋友,甚至還去學校威脅他的女兒。而他也已經向法院起訴。

如果吳軍所說為真,那么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七條的規定,侵權行為危及他人人身、財產安全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侵權責任。

隨意散播他人隱私信息便屬于侵犯了對方隱私權的行為,當侵權行為影響到了他人正常的生活時,被侵權人便有權要求對方停止侵害,并對已經造成的影響進行消除等。

同時,在《民法典》中也規定到,侵權行為造成受害人損害的,侵權人要承擔賠償的責任。

若吳軍所說的情況屬實,并讓其合法權益遭受到了損失的話,他也有權利要求艾小雨賠償其中的損失。但若吳軍所說的情況并不屬實,那么他所提交的申請便會被駁回。

艾小雨表示自己并沒與做過這些事情,另一方面吳軍也表示自己從來沒講過自己離過婚,認為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原本認為對方是自己真愛的艾小雨這時才看清了對方的嘴臉,而她也表示將會尋求法律的幫助,但她作為對方婚姻關系中的第三者,想要維權可以說困難重重。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