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在理財暴雷潮的投資人:本金63萬,月兌25元不夠賣菜

  • 時間:
  • 來源:鈦媒體APP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財經故事薈,作者 | 扇涼,編輯 | 陳紀英

已從大眾視野中消失很久的P2P,再度引發人們關注。

2022年3月2日,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透露,P2P網貸機構全部停止運營,未兌付的借貸余額壓降到了4900億元。

從2007年6月國內第一家P2P公司成立,到2022年底基本清零,短短13年里,P2P經歷了金融創新、集中爆雷、陸續清退、持續兌付的過山車.

這場財富“盛宴”中,少數人吃肉喝湯,大多數人割肉流血。

一地雞毛后,為盛宴“買單”的是成千上萬的出借人。我們回訪了五位出借人,講述他們被P2P徹底改變的血淚人生。

“米粉”本金虧了16萬,一個月暴20斤,如今變“米黑”

當群友把“P2P網貸機構全部停止運營,未兌付余額壓降到了4900億元”的消息,轉發微信群里,大潘只默默看了一眼,就關閉了群聊。

曾經的他,是群里最活躍最憤怒的投資人之一?,F在,絕望壓制了憤怒,他變得冷靜了許多。

早年在北京打工的大潘,曾是深度米粉,同為湖北人,他視雷軍為偶像。小米出品的每一款新機,他都熱切追捧——這也是他投資P2P理財產品的引線。

2017年10月,他在小米手機系統工具“我的小米”中,看到P2P被冠以“米粉專享”等字眼的廣告。投資后的返現,也特意標注是專門針對小米渠道的“米粉”,投資額度達到一定標準時,還會返還小米手機、小米電視等小米產品。

出于對小米的極度信任,自認為謹慎的“潘沒了戒心,開始把資金分散投資到多個小米推薦的理財平臺中,比如秋田財富等,后續投資一直持續到2018年6月中上旬。

同年6月25日,秋田財富第一個爆雷,扣除紅包及提現,實際損失8900元。

隨后,他參與投資的大小小16家平臺陸續爆雷,總計損失本金162963元。

每一筆出借,大潘都記錄在EXCEL表里,詳細列明了平臺名稱、投資本金、投資期限、投資收益、返現紅包、到期時間、預期收益、實際收益(損失)等。

心慌氣短的大潘,立刻拿著投資記錄,到屬地法院遞交材料、往返老家向公安報案、尋求媒體幫助、參加群友集體活動等。

然而,放棄工作東奔西走,除了疲憊,并沒有收獲。

性格開朗的他,開始變得沉默寡言。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對妻子隱瞞了這一切,一個人承擔壓力,整晚整晚睡不著,茶飯不思,一個月里就瘦了20斤。

當時,兒子正讀高三,可他連兒子讀大學的學費都掏不出來。強烈的內疚壓得他常常覺得喘不過氣來,覺得自己對不起兒子,也對不起家人。

幾年過去,對于那消失的16萬元,如今的大潘漸漸不再抱有期待。只是,偶爾還會懊悔自己退出太晚。

現在,他唯一的投資是股票里的2萬元。曾經火爆的炒幣、大熱的元宇宙,大潘都沒有參與。

在大潘看來,自己并不“貪婪”,只是想獲得合理的投資收益。而在暴雷之后,他也成為了“米黑”,斷絕了與小米一切的聯系,成為“米黑”,不再購買小米的任何產品。

百萬投資血虧,被迫轉手服裝店,一度想輕生

張姐參與P2P前,在武漢經營一家服裝店。作為XX衛視的粉絲,她于2018年10月在XX衛視上看到其旗下金融平臺的廣告,便拿出多年從商積攢的利潤入局了。

一年后的2019年10月,她投進去的第一筆資金如期還本付息。這樣的美好一直延續到2020年9月,彼時平臺停止了兌付,她投進去的上百萬元全部凍結。

此時,服裝店剛好需要資金周轉。由于沒錢進貨及支付場地租金,加上武漢出現疫情,服裝店低價轉讓出去了。

錢沒了,店轉了,張姐的人生一下陷入低谷。此時的她,吃不下飯,整天不想見人,把自己關在房子里封閉起來,連平常最喜歡的武漢麻將也不玩了。

朋友圈里,她一度頻繁轉發有關“生死”、“來生”的文章。好友看到情況不對,就把一個關注P2P投資者的微信公號推送給她。

在這個公號上,她陸續翻看了20多個出借人分享的悲慘經歷。例如,“父親纏綿病榻期間還一直念念不忘XX金融的還款”、“我整日惶恐不安、焦慮萬分、精神恍惚,根本無心工作”。

看到不少同病相憐的難友,張姐也加入了微信交流群。然而,微信群里也是魚龍混雜。

入群不久,一個自稱某銀保監局人員主動加她微信,聲稱有“門路”追回本金。該人士還裝模作樣,向她發來了“紅頭文件”、“回款方案”和“工作流程”,要求她盡快繳納保證金并簽署保密協議。

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個顯示為境外來電的號碼,撥通了她的手機,繼續著這樣的說詞,強調說名額有限,早繳保證金早拿回本金。

掛下電話,她半信半疑之時,接到了國家反詐中心的提示電話,這才如夢方醒,上網一搜才發現,這是境外詐騙分子專門針對P2P出借人的新手段。

差點再次被“割韭菜”的她,越發小心了。時至今日,該平臺針對未退出的出借人,已累計兌付了凈本金的50%。而張姐,正是這其中一份子。

回本一半后,她開始重操舊業,微信簽名也改為“重頭再來”。只是,被P2P折磨的這三年,她的生意被按下了暫停鍵。

媒體人也遭暴雷,向父母隱瞞虧損獨吞血淚

Y女士投資P2P前,一直在媒體從事TMT報道,對互聯網及金融行業都有所了解。

2015年,她將自己工作所得,逐步分批投到一家叫做“愛錢幫”的P2P平臺。

“這個平臺當時資質不錯,獲得過不少行業獎項,精英海歸創始人履歷也很閃亮”,Y女士回憶說,投資之前,她曾仔細研究過這個平臺。

公開資料顯示,愛錢幫此時頭頂光環:是央行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的首批會員單位,也是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的首批創始會員,還是中關村網貸聯盟的首批創始會員,以及中國小額信貸聯盟會的理事單位。

一開始,愛錢幫平臺運營一切正常,直到2018年7月突然宣布“良性退出”。隨后,平臺實際控制人、董事長陸復斌宣布正式退出。

Y女士此時,還對回本信心滿滿。

不過,她還是低估了人性的復雜,“我太善良太天真了,輕信了愛錢幫平臺36個月的還款公告”,Y女士說。

實際上,愛錢幫僅僅陸續兌付了七八次,就不再有聲響了。

遭遇“致命的打擊”后,Y女士跟“難友”一起投訴,并利用自己的專長去追蹤信息。

隨著深挖,她感到里面“水太深”,“這很像閱讀懸疑小說《長夜難明》,你越了解細節,越覺得心寒”,Y女士推測,愛錢幫平臺就是故意暴雷或者說是主動暴雷。

直到至今,Y女士仍沒敢告訴父母自己虧了大一筆。偶爾父母在家說起銀行理財收益幾個點時,她總會下意識轉換話題。

“自己不貪婪,只是大意了”。如今,Y女士寧愿把錢花掉,也不再進行任何風險投資。

靠朋友收回七成本金,轉身存銀行吃利息

2022年春節前,W女士收到某P2P平臺打來的210萬元本金。她稱這筆“意外之財”是“虎年大紅包”。

W女士住在上海,丈夫很早就在互聯網大廠實現了財務自由。夫妻二人在北京、上海擁有多套房產,屬于富裕階層。

由于常年居家,W女士并不懂得P2P的運作邏輯,也不洞悉其中風險。

看著P2P平臺宣稱的利息很可觀,2016年9月,W女士拿著丈夫給的零花錢,抱著玩玩的心態,陸續投進去300萬元。平臺一開始正常運轉,2018年斷斷續續勉強兌付,到了2019年3月就徹底停止兌付。

平臺出問題后,W女士沒有驚慌。唯一著急的一次,還是打電話向平臺客服人員輕言細語地了解情況。

了解信息后,W女士跟丈夫開始找朋友幫忙聯系資源,對接平臺負責人。碰巧,一個媒體朋友與平臺負責人相熟,為她搭上了橋。

盡管遇到兌付困難,這家股東之一為國企的P2P平臺一直保持運轉。2019年之后,W女士通過中間人介紹,與平臺負責人吃了幾頓飯,不時通過微信互通信息。

2021年年底,隨著資金注入,平臺完成清算,W女士收回了凈本金的70%。

收到轉賬當天,W女士走進家附近的銀行買了500萬元的大額定期存單。按照年化4.05%的利率,5年后她能拿到101萬元的利息。

“當時想著要是收不回來就算了,這點錢也無所謂,也不影響生活品質,做人最重要的是開心”。

W女士說,這筆投資對最大的影響,不過是“丈夫減少了每月給她的零花錢額度”,并多次提醒她小心投資風險。

63萬本金,每月兌付25元,就當“買菜錢”了

“你這個月的菜錢到了沒?”

這是H先生所在的投資人交流群里,經??梢姷恼{侃式問候。他們說的“菜錢”,是玖富普惠給出借人每月返還的本金。

他向《財經故事薈》提供的截圖,顯示了不同投資人不同時期的兌付記錄:63萬元本金某月兌付了25元,31.6萬元某月兌付77元,18萬元某月兌付10元……

到了今年,連這樣的小額回款,也已暫停。

人到中年的H先生,就職于一家裝修公司,2018年9月,看到偶像胡軍代言的玖富普惠廣告,記住了“硬實力”這個宣傳,從手里擠出錢“上車”了。

“暴雷”后,玖富普惠推出三種退出方案,包括:“本息全額兌換極速退出通道”、“一次性轉讓快速退出通道”,以及“先本后息分批回款退出通道”。

因為出借金額不多,H先生選擇了“本息全額兌換極速退出通道”,用本息余額1:1兌換成玖富商城金豆,然后在商城中選購商品。

結果,他這根“韭菜”又被“收割了一次”?!?/p>

金豆商城里的商品一直很緊缺,暢銷貨基本一上線就搶空,一些無良商家還借機虛標高價,售價是京東淘寶同類產品的3-10倍左右,H先生對此滿腔怒火。

不只通過商城“收割”。交流群里,不時有人貼出平臺試圖以1-2折價格收購出借人債權的截圖,被群友斥為“明晃晃的鐮刀”。

而按照每月回款幾十元的進度來算,投資金額高的出借人,要“上百年”才能回本,“你說這是不是耍流氓?難道要變成我子孫后代的遺產,而且不知道會貶值多少了!”,群里的出借人哭笑不得。

如今,H先生已經不期待回本,“橫豎都是一刀”,早點“下車”早點解脫。只是,自己投資的真金白金如今換回來一堆不知名、價格高、沒用處的山寨貨,他也很無奈。

據他所知,玖富的出借人高達三四十萬。新浪旗下消費者服務平臺黑貓投訴上,玖富普惠的投訴居高不下。

P2P爆雷后,無論是資產富足的上流精英,還是小有積蓄的中產階層,參與者大多蒙受損失,這成為他們家庭難以愈合的傷疤。

一位大廠白領的父母,在平臺上投進了平生積蓄,總額高達兩三百萬元,剛剛暴雷時,母親一度尋死覓活。

幾年過去,“到現在家里都不敢再提此事,我和父母說話時,都盡量避開任何投資理財話題”。

對于每月仍然眼巴巴等待兌付金的出借人來說,回本成為了壓根無法實現的奢望。

到底還有多少人在等待?我們無從得知。但網貸之家發布的數據可做參考,截至2017年11月,P2P投資人數已達454.1萬人。

而官方公布的尚未兌付的4900億元,是他們僅剩的希望。

“只要出借人的資金有一線希望,我們會配合公安部門執法部門追查、清收,盡可能滿足投資者的要求,最大限度償還他們的投資?!惫鶚淝宕饲霸硎?。

(文中大潘、張姐、Y女士、W女士、H先生為化名。)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