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原著:花1600元買下俄式洋房的周秉昆,看他這一生有多成功

  • 時間:
  • 來源:麗說心語

文|心語

《人世間》原著里,周秉昆從醬油廠調到《大眾說唱》編輯部,端起了事業編制的鐵飯碗。

他師父白孝川成立了演出活動承辦部,自己任主任,周秉昆任副主任。除了向出版社交一筆創收費,剩下的錢兩人自主支配。

白孝川一揮手,各路演藝豪杰跟著走,一場走穴下來,兩人分的錢就頂別人半個月的工資。

一年后,周秉昆居然攢下了一千多元,秉昆向白孝川借了二百元,以一千六百元的價格在接近市中心的地方買下一處俄式洋房——有小門斗,還有小院子。

秉昆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讓父母和老婆孩子搬出“光字片”,過上好日子。

這是他此生最快樂也最有成就感的時刻。

周秉昆在哥姐中間,沒有哥哥秉義的大韜略,身居高位;沒有姐姐的大智慧,才華傍身;他這輩子,從來都是個小老百姓,從小到大對自己的要求就是做個好人,做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好兄弟。

這看似很平凡的人生目標,可真要做到,做好,無愧于人,無愧于心。在我看來,就是最了不起的成功了。

好兒子

周秉昆是孝子是毋庸置疑的。并且是那種最不受父母待見,卻最終讓父母得了”濟“的大孝子。

《弟子規》上講:親愛我,孝何難;親憎我,孝方賢。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父母疼愛我,孝順沒有什么難的,父母不喜歡我,我依然孝順父母,這樣的孝才真正稱得上賢德。

周秉昆就是那種真正意義上的孝子。

在周家,秉昆是最不被看好的”老疙瘩“,哥哥姐姐的優秀反襯著他的木訥,憨癡。當年下鄉的時候,秉昆也吵吵著要跟哥哥一起去兵團,可媽媽一句話就斷了他的念想:“你從小就缺心眼,也不懂人情世故,一根筋,還是老老實實在家呆著吧!”

后來周蓉為了所謂的真愛,瞞著家人去了偏遠的貴州山區,周父知道后,氣沒處撒,竟扇了秉昆一耳光,還罵道,白養你在家吃閑飯了,這么沒用,連個大活人都看不住。

屢屢從父母嘴里聽到對自己的負面評價,漸漸的秉昆也開始承認自己確實不如人,他變得越發沉默寡言,唯唯諾諾,直到遇到了鄭娟。

相對于秉義為了冬梅,拋下父母直接住到了岳母家的二層小樓;周蓉為了馮化成,把母親氣得成了植物人。秉昆一見鐘情于鄭娟后,首先想到的卻是父母。原著中這樣寫道:

自從秉昆第一次見到她后,他對談戀愛,找對象便毫無興趣了。他一心只想著跟她生活在一起。但他明白,姐姐嫁給那樣一個男人,如果自己娶得再是鄭娟這樣拖著一個上不了戶口的私生子的小寡婦,便直接等于是要了爸媽的老命了!

周秉昆同樣是周家的兒女,雖老實軟弱,但依然也有自己的情感洪流,他就不配有愛的權力嗎?當然有!可他一想到自己的父母,還是在愛情面前退縮了。

周蓉數落他懦弱,不擔事??伤摹迸橙?,退縮“是因為心中裝著對父母的愛。周蓉倒是勇敢,她可以一腔孤勇的棄父母于不顧,去追尋自己的愛情,可接下來為她托底的還不是這個傻弟弟秉昆嗎?

秉昆費盡心思就是為了得到父母的滿意,他掙著錢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下大房子,接父母過去住。

周志剛看著滿意的大房子,難得的用慈祥的目光看著秉昆,說:”你從小到大,爸沒怎么夸過你,怕一夸,你反倒出息不了啦。今天爸就當面夸你一句,秉昆你終于出息了。爸必須承認,你出息到這一步,是爸沒想到的!“

聽著父親的話,秉昆哭了,他等這一天太久了,他多年壓在心底的憋屈終于得到釋放。

所以當他好不容易買到的房子,因手續不合格要被收回的時候,瞬間急得起了滿嘴大泡。

走投無路的他第一次跑到了哥哥住的二層小樓外,尋求幫助。

可秉義卻說無能為力,甚至還埋怨秉昆莽撞,這么大的事不搞搞清楚。

那一刻的秉義真是讓人厭惡,你作為周家的長子,不在父母跟前盡孝,跑到岳母的小洋樓里做上門女婿。卻看不到父母光字片的房子早就成了危房,現在弟弟為父母買的房子出了問題,幫不上忙不說,還說風涼話,難怪秉昆氣得要和這個一向尊重的哥哥動粗。

周秉義他太不理解弟弟的那份孝心了。

對周秉昆來說,不管父母多無視他,也不管哥哥姐姐多不認可他,他們都是自己最親的人。他們要有任何困難,他都會第一時間沖在前面,根本不會顧及自己的利益。

于是他替哥哥姐姐擔下了奉養父母的責任,于是他毫無怨言的養著周玥。在周家最艱難的日子里,他為了不妨礙哥姐的”進步“,甚至瞞下母親成為植物人的事情,自己卻無助到埋頭痛哭。

數年后,已經迷迷糊糊的周母拉著鄭娟的手說了這樣的一段話:”你爸說三個孩子,有兩個優秀就行,到老了也受不了罪??晌覜]想到,老了老了,倒得了認為最沒出息的那個孩子的濟了!“

周父臨終前,也對秉義和周蓉說:”我是你們三個人的爸,不是秉昆一個人的,甭出了什么事都責怪他。你弟一心要把咱們這個家搞好,你們看現在搞得多好!“

看到那一幕,我是淚流滿面的,我仿佛看到了無數個周秉昆這樣的人,沒啥本事,也沒啥能耐,也最不被父母看好。

可卻是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以無私的奉獻精神,真心真意地為父母為親人付出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

并且很多時候也得不到周父周母那樣一句公平的評價。

可悲!可嘆!

這恐怕就是真實的人世間吧!

好丈夫好父親

《人世間》里除了周秉昆對父母的孝心感天動地,他對鄭娟的愛同樣日月可鑒。在他愛上鄭娟的那一刻,這一生也便只屬于這一個女人。

第一次見到鄭娟時,他竟有種被催眠的感覺,他看著目光里滿是凄惶的鄭娟,就有種把她擁入懷中好好保護的沖動。

后來他們沖破重重阻礙走到了一起,就成了靈與肉合體的一個人。

雖然哥哥姐姐對秉昆娶鄭娟這個帶著孩子的女人頗有微詞,也很難發自內心的喜歡。但并不影響秉昆和鄭娟,兩個同樣純粹,同樣真摯的人成為了愛人。

原著里有一段文字描述他們對彼此深沉的愛,我覺得那應該就是愛情的最高境界!合二為一,生死與共!

實際上,如果秉昆不在身邊,鄭娟自己面對任何不幸之事,必定是堅強而有主見的;秉昆一在身邊,她往往脆弱得一塌糊涂。而秉昆做了丈夫后,在鄭娟面前總是能扛耐壓??梢坏╇x開她多日,單獨遇到不好的事卻不知如何是好,失魂落魄。他倆只要在一起就有力量,但只要分開了,各自原先的精神能量都反而弱了。他們都使對方熱愛生活和人生,也都因為太依戀對方而消耗掉了一些自我。

也正因為秉昆對鄭娟的依戀,所以當他為了周楠而失手害死駱士賓(原著里,周楠死在駱士賓之后),被判入獄后,竟是這樣奇怪的想法:

雖然被判十五年,周秉昆反覺欣慰,甚至覺得自己勝利了。實際上,他更是為了鄭娟爭奪兒子。他深信,世上沒有任何一種生活能成功地誘惑鄭娟離開自己,他倆是感情上的連體人,一旦被分開,每一方都將殘缺不全。但如果沒有了周楠,鄭娟也很難再有快樂可言。那一種不快樂,注定是他周秉昆無法改變的?,F在好了,他和鄭娟,既不會失去彼此,也不會失去周楠。他認為,因此被判十五年刑期也是值得的。

幾乎可以說,周秉昆欣然接受了判決。

這是怎樣的一種愛的力量,讓周秉昆這樣奮不顧身,這樣不惜一切。

一個為了對方的兒子心甘情愿坐牢,一個守在他的家人身邊替他盡孝,這一對”傻子“,真是天作之合,與日月同輝。

好兄弟

秉昆對哥哥秉義的感情就不用說了,事事處處都為他著想,為了怕給他添麻煩,一直到秉義的岳母去世,他們搬出高干樓,秉昆都沒登過哥哥家的門。

他也不曾因為自己幾個好哥們麻煩過秉義,他知道哥哥是一心想當個好官,所以即便是被好哥們誤會,他也未曾求到哥哥跟前。

他為此愧疚不已。

在他入獄的那些年,好哥們好姐們都出手幫助,為鄭娟撐起那個風雨飄搖的家。

其實他們也都是生活在底層的老百姓,尤其是趕超和國慶,更是苦難不斷。

可這些并沒有影響他們和秉昆的兄弟情,反而更深厚了。

秉昆出獄后,哥幾個都來家中給他幫忙糊房子,他對著這些人鞠躬,說:

我對不起你們,請你們接受我的歉意。我是真心實意的,在里面的時候我就想象得到,你們的日子不好過。我呢,有個當大官的哥,我很希望在找工作這一點上他能主動幫幫你們,那也算給了我這個弟弟莫大的快慰,讓我覺得配的上你們對我的好??墒悄?,他從沒有那點主動性,好像在他眼里,我這個弟弟根本就沒有你們這些好朋友……所以,我今天一定要表達自己的內疚。我在里邊的時候就經常想,出來后首先要做的就是這件事。

秉昆是真摯的,他簡單明了,最起碼的知恩圖報這樣的道理是懂得。有時候越是質樸的的感情越打動人。

后來秉義在拆遷過程中給了國慶和趕超一些優惠條件,讓兩家人的生活得到了改善。這也讓秉昆欣慰很多。

但德寶不滿意了,覺得自己沒占到便宜,他竟實名舉報了周秉義。

寫在最后

《人世間》小說的結尾,已經當了爺爺的秉昆,在穿過一條小街時,有一個男人也騎著自行車相向而來,秉昆一眼看清是德寶,他猛剎車閘要叫住德寶,德寶頭一低,從他眼前一閃而過。周秉昆眼圈瞬間紅了。

秉義死后,冬梅很快再婚了,嫁給了和她一樣的“紅二代”。秉昆在街上遇見了提著大包小包的嫂子,猶豫了半天,還是喊了一聲“冬梅姐?!?/p>

冬梅走后,秉昆站在原地,不知不覺流淚了。

周秉昆,歷經半生,磨難重重,歸來依舊是少年,無論對誰都是一顆赤子之心,至純,至孝,至真。

可當我們真想要比較快樂而豁達地生活在人世間,就必須要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愛情并不純粹;友情也不長久;親情也可能涼薄。

但愿我們在看清了這一切后,依舊能深情的熱愛這個人世間。

就如同原著的封面寄語:

于人間煙火處

彰顯道義和擔當

在悲歡離合中

抒寫情懷和熱望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